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须一瓜《致新年快乐》:像恋爱一样生活

来源:《收获》 | 须一瓜  2020年05月11日08:43

这小说是笔老账,早就要写但一直没写,我甚至想我可能不会写了,但有一天,我突然开始,一口气猛写,其中两次,情难自禁。我想是音乐的酵化作用吧,但我也由此确定了:那面天真的、逆动的、美丽的小旗帜,依然插在我的世界深处。也是风一样的猎猎梦想,试图破译不切实际的秘密人生。

我知道每个人,都有无人目击的梦里人生。它大多不切实际,越不切实际,越梦得壮丽。尽管光天化日下,人们的现实与理性,在稳重地闪避、沉默。但在我们的年轻或我们的酒后,在无人知晓的地方,各种迷梦在庄重流转:极地探险者、星盘高人、架子鼓手、神探;透视而睥睨人间的历史学家;奇门遁甲、纵情天涯的海盗、阿肯那顿法老……梦想里的我们,佛光在背,黑发如帜;那是没有任何阻滞、过滤掉所有困苦艰难的快意人生。但更多的普通梦想,这可能是比较容易显影出来的种类,比如小小警察梦就时不时见诸报端。它光滑又脆弱。据说有个年轻人,痴迷警梦无法自拔,自备行头,夜夜无休,到网吧巡查劝退未成年人;又说有三青年,在某贸洽会期间,着假警服列队赳赳行走街头执法维护秩序。路遇同行,立正敬礼致意。因为多礼,反而被真警识破。不切实际的细节,碾碎了他们的梦想;此外,几乎每座城市,都能看到脱胎于警察梦的民间反扒志愿力量,红红火火。

梦想,往往是无处安放的精神宝石,要找到匹配梦想的项链托、戒指托并不容易。可是,我们知道,人就是这样的做梦动物。一旦和生活某点对上眼了,他总会寻找、总会不自量力地追求更高、更光辉的人生设计。那里,可能激发更深的思想,更大的胆量,可能是更多的仁爱、可能是公平正义……当然——不可否认——也可能是,把梦中的为公理想,变成可以吮吸私蜜的花心;总之,只要给我们一个梦想托子,我们就有契合的意愿,在上面放上一个心仪的宝石,把自命的人生意义彰显放大。所谓,“最卑贱者,也有力量遵循一个并非他选择的神圣模范,塑造一个伟大的道德人格,使他自身和理想等同。只有在生活的深处,这个伟大的道德人格才能被雕刻出来。”(梅特林克)

新年快乐厂,就是一个梦想托子,它托住了二十年前一个逆动的、天真的、美丽的“宝石”。就像一颗流星,它无人纪念地划过多年前的天空。在眼下世风,我替这“宝石”害羞。聪明的我们,已经不好意思谈论一些不合时宜的辞藻了,辨识生活中内在的精神的优雅,已经是令人难堪的事。好些东西,尚未成熟已经沦为没有经济价值的古董老文物。在人们把力气用在串攒铜板、擦亮银器的时代,很多用不上的念头,都开始生锈、发霉,何况一块天真的自认宝石。它可能就是一块贼光灼灼的玻璃罢了——谁来擦拭鉴宝?

而这个天真的、反动的、美丽的、愚蠢的小旗子,就是一直插在我的心里。我走不开。我像恋爱一样关注,像恋爱一样书写,书写那些把人生当恋爱一样过的人们。

我也不知道,这段不谙世事的荒腔走板,这份懵懂荒唐的济世激情,于我,究竟在散发什么样的极光魔力呢。(完)

秒速时时彩平台 幸运28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pk10代理网址 华盈彩票网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平台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秒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