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白鹤亮翅

来源:人民日报 | 余 艳  2020年05月11日07:16

3月底,友人打来电话说:今年你宅在家里,我却宅在湖里。友人在南昌五星白鹤保护小区工作,她告诉我,白鹤没受疫情影响,养得都好好的。现在陆续离开鄱阳湖北迁,回西伯利亚繁殖后代去了。

我的眼前仿佛出现群鹤展翅、翱翔蓝天的风景,它们排成“一”字或者“人”字队形,振羽北飞。5个月前的入冬时分,它们也是这么飞来的。每年草木黄落、芦絮漫天之时,白鹤就从西伯利亚启程,远涉5300多公里进入鄱阳湖,与70万羽越冬候鸟共享鄱阳湖的美丽和丰饶。

在这之中,几只“有故事”的白鹤,尤为让人牵挂……

“爱爱”是一只3岁小白鹤。

这天,太阳照在鄱阳湖边扁担港库区,微风吹过,波光粼粼。库区中央隆起一条长长的沙洲,芦苇映水,景色宜人。突然,一只白鹤从半空一头栽下来,趴在美丽的沙洲上,气喘、无力,软塌塌连叫喊的力气都没有。

村民李增明开车路过,把它救下。刚抱上公路,一辆摩托车“嘎——”地停在他身旁。

“活的?好大啊!卖不卖?”

“咋能卖?救呢!”

接下来,李增明忙活开了:送派出所,再找林业局,又直接联系到省救护中心的汪志如。

白鹤送到时,已是傍晚,汪志如一看:精神不振,毛色脏乱,不能正常站立,腹下羽毛脱落。估计是长期未能进食,营养不良,体弱掉队。

况绍祥,很有经验的兽医,他给白鹤用了抗菌消炎药,但白鹤依然食欲全无。喂以玉米、新鲜小活鱼、藕夹,都不行。再静脉注射葡萄糖,输营养液补充能量……功夫不负有心人,5天后,白鹤开始进食了,身体明显好起来。

白鹤偶尔小小地飞一下,却很快又兴致败落。况绍祥知道,它身体虽然康复了,却还有心病,常常望着天空呜鸣。4、5月份的鄱阳湖,已经不见了同伴的身影,它的大部队正在回迁西伯利亚的路上。白鹤要靠团队力量,同频共振形成气流,共同长途迁徙。可这只鹤已经追不上队伍了。它肯定很孤独,也很无助……

这天傍晚,汪志如来到棚舍,白鹤像是故意似的,朝着有光的窗户撞飞。“该让它走了——既然康复了,就归队去吧。”他来回踱步。

“可是赶不上了,再有6天,候鸟群都要飞离吉林莫莫格保护区了。”况绍祥说。

汪志如心里一动,做了个令人震惊的决定——“飞机护送!追赶北迁鹤群!”

况绍祥瞪眼看着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借助更大的翅膀,追赶飞翔的鹤群——得拜托飞机了!”

还真的行动了!

江西有关部门提前向吉林有关部门提交商请函;给莫莫格方面开出动物检疫合格证明;与航空公司联系,沿途接运,进专门货舱;量身定制新屋,内侧塑料网、底部铺地毯、几十个小钻孔通风……

5月8日这天,“爱爱”住进了特制的木房子,直奔机场。

宽广的停机坪,许多“大鸟”展翅待飞。在迁徙路上,“爱爱”也许曾遇见过它们。可今天,它却魔幻般地钻进“大鸟”的肚子,被护送着追赶队伍!

傍晚,飞机降落长春。

历经28小时,全程2000公里,飞机和汽车接力护送,终于抵达“白鹤之乡”——吉林莫莫格保护区。临飞前,“爱爱”戴上了编号S26脚环,并安装了追踪器。

要放飞了。况绍祥摸摸“爱爱”的头,再抱抱,又放下。他有些哽咽:飞吧,“爱爱”,去追赶你的队伍!

“爱爱”一动也不动。像知道要分别,舍不得、走不动。

费尽心思只为康复、只为飞翔,可真要离开了,又是多么不舍。“爱爱”终于开始往前走,却又不时回头看,况绍祥他们还站在原地。渐行渐远,还是展不开双翅,一直在走,在走……

突然,它用颤抖的呜鸣,使劲“咕嘎,咕嘎”地叫唤。

我会回来,我会回来!我爱鄱阳湖……我更爱你们!

但,或许是“爱爱”不适应身上的追踪器,总爱用嘴啄它。放飞后不久,“爱爱”就失联了!它的数据再没有更新。这一天是5月28日,放飞的第二十天。

汪志如心急如焚:卫星跟踪器坏了?这算是比较好的情况。还是“爱爱”离开了信号传输范围?又或者,最令人担心的,它遭遇了不测?

国际鹤类基金会和中国鹤类联保会,同时发布寻求“爱爱”的信息,但是没有回音。江西省林业局发动白鹤途经省份的野生动物保护机构密切关注,也是毫无所获。

2018年12月,有位“鸟迷”在山东一处水滩上,慢慢靠近一对白鹤。他匍匐着选定角度,拉近镜头,接二连三摁下快门。

这组照片很快在网上传开。都是生动瞬间:一对白鹤情侣,或一前一后,并肩而行;或昂首嘶鸣,相望对啄;或觅食低语,对舞欢歌;或形影不离,翱翔天际。但最让人瞩目的,是小公鹤脚上的“S26”脚环——

“爱爱”,这是失踪7个月的“爱爱”!

汪志茹、况绍祥看到了,顿时眼泪横流。

“爱爱”的两位“小伙伴”:“枪生”和“419”,同样拨动人们的心弦。

救治“枪生”的周海翔教授,提起“枪生”就心生感慨。

“这个小家伙,身上取下三颗子弹,手术后50天,执意要飞。5月14日飞离国境,长途迁徙西伯利亚,一路不停歇,风雨无阻。”

周教授带着骄傲,展示了“枪生”的追踪器记录的“飞行日志”:

10月9日,飞越中俄边境,到达中国,第二天飞到向海;11月15日,飞回獾子洞,再抵达黄河三角洲,后到安徽省阜阳市境内;12月5日,“枪生”与它的伙伴们到达湖北省蕲春县蕲阳境内;12月16日下午,迁飞至江西鄱阳湖越冬地。

2019年1月11日,周教授冒雨赶到“枪生”的觅食点。滩地上约600只白鹤,没见它。到下午,白鹤雨点般落下。望远镜里,一只慢慢降落的白鹤,背部闪现黑影,周教授仔细辨认,确定是追踪器。这时,手机响了,接收的正是“枪生”的信号!

迅即抬头,“枪生”正飞过头顶。它跟鹤群一起,抖擞精神,引吭高歌,一飞冲天。它不再是害怕的惊飞,而是用翅膀拍开乌云,在云中穿越长嘶!教授在心中,默默向奋勇再生的白鹤致敬。

双喜临门,“419”也找到了!鄱阳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吴城保护站的工作人员拿来一组照片,他们在11月29日巡湖时,发现了戴有脚环和追踪器的白鹤,其中一只就是周教授救治的,脚上还吊着419编号。有照片为证。

“419”和“枪生”是同一天被救下的。它本就身有“残疾”:因踩中盗猎者布下的锯齿铁夹,从根部失去了最长脚趾。挣脱逃命时,还别断了大腿骨。它一路迁徙至鄱阳湖,承受了无法想象的痛苦。

追踪“419”的行程,它在回迁过冬、途经辽宁和内蒙古交界时,降落在沙坨子附近,有可能是掉队了。那夜,周教授拨通当地派出所的电话。早晨5点,一行人日出前赶到“419”的临时过夜点,这才发现,它并没有掉队,而是有6只白鹤聚集,将一同结队飞往鄱阳湖。

“我这才放心了。它这身体,还真到北极圈走了一遭!白鹤之志啊,值得敬仰!”

11月4日,“419”回到内蒙古通辽市南部花灯屯;16日,抵达苏皖边界的南京石臼湖;28日,飞入鄱阳湖边的大汊湖。

这一趟,还出现了最感动人的两个画面——

11月5日,追踪而来的周海翔与志愿者发现,在朔风与大雪之中,“419”与它的同伴紧紧依偎在一起。它在上风口,是想为同伴挡风。再细看,怕“419”一条腿站立,会被风雪刮倒,它的同伴在下风口,集体为它支撑身体!

而在石臼湖的那个早晨,志愿者的镜头里,白鹤正集结南迁。“419”从队伍最后,慢慢加速、起飞,掠过前面同伴的头顶。瞬间,所有的白鹤腾空而起,随它南飞——原来,单肢的“419”担当大任,是这个鹤群的领飞员!

12月7日,“2019鄱阳湖国际观鸟节”,上千只白鹤正集体亮翅,“飞时不见云和日,落地不见湖边草”。

那天,太阳做了舞台的灯光,风儿拉起两道橘红色帷幕。丽日晴天中,天地间的主角出场了——2000多只白鹤正在“玻璃舞台”上,漫步、跳跃、旋转、飞翔……展示着世界上最美丽的芭蕾!

白鹤名片、观鸟经济、生态和谐。

快看,又一对白鹤从天空滑翔降落,优美而坚定,轻捷如纸鸢——

那是“爱爱”,它又飞回鄱阳湖了!

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 吉林快3 北京赛车微信二维码进群玩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