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草原》2020年第1期|高凯:走进蚂蚁部落(组诗)

来源:《草原》2020年第1期 | 高凯  2020年03月20日08:47

一个活蚂蚁背着一个死蚂蚁在飞奔

我看见

一个活蚂蚁

背着一个死蚂蚁

在飞奔 两个生死相依的小蚂蚁

在穿越它们的大漠

在强渡它们的激流

在攀登它们的万丈绝壁

我不知道死蚂蚁因什么而丧生

不知道活蚂蚁背着死蚂蚁要去哪里

不知道那个死蚂蚁

让活蚂蚁背着自己去做什么

更不知道两个蚂蚁之间

是什么关系

我只看见一个活蚂蚁

背着一个死蚂蚁

在苍茫的人世间一路飞奔

不离不弃

 

一个孩子居然发动了一场战争

 

不可思议

一个孩子在故意踩一群蚂蚁

 

一个刚刚会走路的小屁孩

对蚂蚁发起了进攻

 

太可怕了

孩子的道路上蚂蚁尸横遍野

 

一个孩子居然发动了一场战争

而且是快乐的

 

其余的蚂蚁都在逃亡

狼狈不堪

 

一个孩子没有爱也没有恨

孩子只是在嬉戏

 

所有的蚂蚁也一直是这么想的

蚂蚁只有爱没有恨

 

谁在给小小的蚂蚁通风报信

 

为什么蚂蚁一搬家

就会大雨哗哗

 

或者说

大雨来临之前

蚂蚁为什么都知道搬家

 

一家家的蚂蚁离天空那么远

怎么有通天的本领

 

谁在给小小的蚂蚁通风报信

让它们一次次逃过

命中的劫难

 

蝼蚁贪生

贪的都是今世的安宁呀

蚂蚁不问来世

 

天地无垠

蚂蚁黑压压的一大片

只能彼此看见

 

我不害怕渺小的蚂蚁去做大事

 

和人一样

蚂蚁也在凿穴而居

 

依山傍水

哪怕是一座千里大堤

 

而蚍蜉撼树

又是谁制造的谣言

 

我一万个不相信大堤会溃于蚁穴

因为我就是一个大堤

 

我高枕无忧

不因蚂蚁的众多而恐惧

 

我不害怕渺小的蚂蚁

去做大事

 

庞然大物恐惧渺小

渺小就是自己

 

一条夹缝夹住了汹涌的洪水

 

大地闪开一条缝隙

让蚂蚁进去

 

洪水也跟着进去了

紧跟着蚂蚁

 

但最后只有蚂蚁出来

灰头土脸的

 

一条夹缝夹住了汹涌的洪水

没有夹住蚂蚁

 

在夹缝中生存

小蚂蚁凭的就是一条小命

 

当我注视一只奔跑的蚂蚁时

 

老的速度

真是太快太快了

但当我注视一只奔跑的蚂蚁时

我的老慢了下来

 

年轻的时候我多么像那只蚂蚁呀

那只蚂蚁多么像我年轻的时候

 

如果蚂蚁最后跑出了我的视线

我就不想在人世间老了

而是在蚂蚁部落

慢慢去老

    作者简介

    高凯,1963年生于甘肃合水。现任甘肃省文学院院长、甘肃省作协副主席等职,为政协甘肃省委文史委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出版诗集《心灵的乡村》《纸茫茫》《乡愁时代》《小时候》《童年书》等著作十余种,获第五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单篇佳作奖、首届闻一多诗歌大奖、敦煌文艺奖等。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开奖 北京赛车彩票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