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江湖世界的伦理重建 ——2019年玄幻与仙侠类网络小说阅读笔记

来源:文艺报 | 刘奎  2020年03月20日08:02

玄幻和仙侠类小说长期占据着网络小说的核心位置,一度甚至是网络小说的代名词,更衍生出异界大陆、古典仙侠、东方玄幻、历史架空、洪荒流、神魔争霸、无限流、凡人流、都市修仙等诸多类型。较之往年,2019年的玄幻和仙侠小说缺少大的话题,但依然有较多值得关注的现象和作品。

就现象而言,玄幻与仙侠进一步打破次元壁。这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是二次元向作品的兴起,二是被影视改编的作品大量增加。

无论是早期动漫同人作品,还是快穿文中的动漫影视世界,动漫等二次元文化作品都是网络小说创作的重要素材和参照形式。近些年的情况略有不同,二次元文化试图摆脱网络文学的挟持,以期获得相对的独立性,这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专门经营二次元向作品的网站相继兴起,如不可能的世界、刺猬猫等。二是各大网络文学网站专门开辟“二次元”或“轻小说”部类。三是二次元向作品在风格、主题、美学等方面对既有玄幻、仙侠的“背叛”:传统玄幻、仙侠往往一本正经,二次元作品多轻松幽默;传统玄幻、仙侠的爽点主要在于打怪升级,二次元作品注重在萌、苏、宠等风格或特定的梗;传统玄幻、仙侠多保留宏大叙事或拟宏大叙事的结构,二次元作品多微观叙事,重在人物形象、情节或场面的描写,可以说前者重叙事后者重描写。网络文学由此进入日本学者东浩纪所说的数据库写作的时代。二次元向的兴起带来了网络小说的新变革,邵燕君也将其作为为网络文学写断代史的依据。

二次元向网文打破不同次元之间的壁垒,既挑战了我们固化的次元观念,让人重新理解生活世界的诸面向,带来了新的阅读体验和文化经验;同时,这种文化现象也是生活的表征,对于新世代青少年而言,他们生活的时代,是一个宏大叙事消退,宅文化、小叙事兴起的时代。于“御宅族”而言,二次元世界的意义并不亚于三次元世界。值得注意的是,不同次元构筑的新的世界关系,并不是深度模式,而是扁平化的状态。借用曼海姆“世界假定”(Weltwollungen)概念,可以说这种新型世界构想是新世代的世界假定,是其价值观和历史境遇的文学表达。

影视化改编让玄幻和仙侠从文字世界走向可视化的图像世界。自2015年“IP”元年起,网络小说的影视改编逐渐受到关注,近两年由网络小说改编而成的影视剧逐渐成为荧幕上的主力。即以仙侠、玄幻而言,2019年便有《将夜》《庆余年》等影视剧的热播,此外还有《剑王朝》《九州缥缈录》等。除影视改编外,动漫改编也不可忽略,如《斗破苍穹》《魔道祖师》等都颇为成功。玄幻、仙侠的动漫改编,对“国漫”的重新崛起不无助力。

影视剧改编之外,音频化也是近年网络小说的新趋势,人们对网络小说的阅读,正逐渐从传统的一次元向视频和音频等其他次元拓展,人们可以通过影视剧全方位体验网络小说的世界,通过音频随时收听小说的最新章节。网络小说自身的形式在改变,也在重新塑造我们的阅读习惯和生活习惯。

除了这些颇具话题性的现象之外,玄幻和仙侠作为网络文学的特定类型,作品质量才是立身之本。2019年玄幻和仙侠类作品依然层出不穷,口碑较好的作品有《玄浑道章》《我的一天有48小时》《怪物被杀就会死》《恐怖修仙世界》《饲养邪神的调查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玩家超正义》《精灵掌门人》《位面晋升游戏》《我在东京当和尚》《穹顶之上》《大国战隼》《我乃路易十四》《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验》等。值得关注的问题则有西式玄幻的变革与中兴、工业写作的兴起、东方玄幻的深化、仙侠世界的再造等。

就市场反响而言,爱潜水的乌贼的《诡秘之主》是该年获得市场与口碑双丰收的作品。爱潜水的乌贼是网络作家中不可多得的敢于不断挑战自我的作家,其《诡秘之主》将东方元素融入西幻之中,讲述从当代中国穿越到异域的主角克莱恩,通过融入当地超凡者的世界,接触巫术的隐秘,并利用金手指建构自己的诡秘之地。在玄幻和奇幻小说兴起的早期,西方文化中的精灵、魔法、鬼怪等是创作的主要题材,近年来,纯西幻的作品数量有所减少,代之而起的是融合东方文化背景的作品,如二目刚完结的《放开那个女巫》即是如此。《诡秘之主》则融合克苏鲁(Cthulhu)神话、侦探、巫术、穿越、种田等诸多爽文模式于一炉。不过,小说的世界很新奇,但从创新性上较之乌贼的《奥术神座》有所不足。此外,甲鱼不是龟的《迈向克里玛莎》、核动力战列舰的《归向》、齐佩甲的《超神机械师》等西方玄幻也值得关注。

颇有意思的是,今年在江苏兴化揭晓的、由中国小说学会主办的2019年度小说排行榜,增设了网络小说排行榜,其中,仙侠、玄幻类占了一半。这包括《魔力工业时代》(二目)、《天道图书馆》(横扫天涯)、《牧神记》(宅猪)、《昆仑侠》(骁骑校)、《谋断九州》(冰临神下)。其中,《魔力工业时代》应该就是《放开那个女巫》,作品改名的过程隐藏着这两年网络文学的一个新现象,即,工业类题材大量出现。这类作品中颇具代表性的是齐橙的《大国重工》《何日请长缨》。工业改革类作品引发读者乃至社会关注,与时兴的工匠精神、大国工匠等主流话语密切相关。“工业党”由来已久,除了《位面小蝴蝶》这类异界工业文之外,穿越文在选择改变历史的方式上,尤其青睐工业文明。无论是秦穿、宋穿还是明清穿,都不乏以提前发展工业文明改变历史的尝试。如早期的《新宋》、新出的《丝路大亨》等均是。这类作品的出现,很大程度上是基于我们近代以来“落后就要挨打”的历史教训,是“大国复兴”这一集体无意识的表征。近来最受关注的莫过于《临高启明》。这部小说是群穿,一群现代人利用虫洞,集体穿越到古代,他们选定海南临高作为基地,从无到有地发展工业。这部集体创作的作品,除迎合大国复兴的集体无意识之外,还试图探讨以技术文明为基础的乌托邦的可能性。

东方玄幻近年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猫腻、烽火戏诸侯和无罪等东方玄幻的探索者都在继续开拓。猫腻的《大道朝天》放弃此前《将夜》《择天记》等政教之争的写法,而主写江湖事,不过,却将庙堂的谋算带入江湖之中。烽火戏诸侯的《剑来》也是如此,谋略不从庙堂出,而自江湖内部而生。这表明烽火和猫腻在开辟玄幻世界时,世界的内在结构更为严密了,但另一方面,江湖本身的庙堂化也不难让人看出凡人流的影响。无罪的《平天策》则走向另一边,江湖事成了庙堂事。烽火、猫腻和无罪作为东方玄幻的三位开拓者,如何为东方玄幻赋予更为丰富的内涵,还需更多的经营。值得关注的东方玄幻新作还有《临渊行》《玄浑道章》等。

上述东方玄幻主要是指西式奇幻、魔幻小说的东方化,还有另一类传承自传统神魔小说的东方本土玄幻。中国本土玄幻,主要有志怪和搜神两类。写本土玄幻较有代表性的作家有徐公子胜治、树下野狐、梦入神机、说梦者等。徐公子胜治的《方外:消失的八门》写一个方外秘境与现实世界相交错的世界,既延续他此前《太上章》等小说的设定,也对都市修仙文有所拓展。不少小说汲取《西游记》《封神演义》等神魔小说的文化结构或元素进行再创作,像早已完结的《封仙》、刚断更的《大圣传》即是。尚在连载的《众圣之门》(虾米XL)也借鉴《封神演义》的神话体系,写周王朝遭遇危机时,农家少年趁势崛起的故事。小说的创新处在于,小说对上古农业文明或者说农家的思想做了探索,将与农业有关的诸元素,作为主角领悟世界法则的基础,也作为主角为生民立命的修炼动力。可以说,小说在借鉴封神的神话体系的基础上,开拓出了独特的神话空间和理念。月关《南宋异闻录》借鉴民间的白蛇传说,赋予古事以新意。

古典侠仙曾经是网络小说的主要部类,有不少颇具经典潜力的作品,但自《凡人修仙传》出,仙侠世界完全沦为江湖社会,伦理法则从以前的道法自然转向丛林法则,古典仙侠也由此走向式微。在仙侠毫无仙气、江湖毫无江湖气的时代,2019年出现的《烂柯棋缘》《迈向克里玛莎》《问道峨眉》等作品,难免让人感到有些意外。真费事的《烂柯棋缘》是近于古典仙侠的作品,它之所以引起关注,原因正如很多网友所评价的“有仙气”。有仙气主要指几个方面:一是小说将高来高去的修仙与安乐的日常生活结合起来,有返璞归真之感。二是小说主角为天下弈棋人,其一言一行,虽并不刻意,冥冥之中却牵动着天下大势,契合仙侠的神秘感和超验性。三是语言古朴典雅,节奏不急不缓,与常见的打怪升级流截然相反,有举重若轻之感。在修仙小说的江湖世界已沦为名利场的时代,《烂柯棋缘》可称修仙界的清流。不同于凡人流写修行者之间的相互征伐,十里渔舟的《问道峨眉》强调因果、机缘。机缘留待有缘之人,这让小说的世界具有神秘色彩,可说是给修仙世界复魅。《青梅仙道》《剑叩天门》《匹夫仗剑大河东去》《仙道剑阁》《修真家族平凡路》等,在写有情的修仙方面,与《问道峨眉》有相似之处。

就江湖世界的伦理重建而言,甲鱼不是龟的《迈向克里玛莎》是2019年难以回避的作品。该小说虽是西方玄幻类,却以独特的方式回应了江湖世界伦理崩溃与重建的问题。该小说主要情节是巫妖格雷从地下的巫妖世界来到地面,立志做一个骑士。他的做法是史无前例的,因为巫妖本来是骑士追杀的对象,且为教宗所不容。但格雷选择做骑士,不是为了躲避追杀,而是为骑士精神所感动,他要严格按照骑士的誓言行事。他严格按照宣誓誓言和教义的信条行事,为此不仅与世俗王权利益冲突,也与教廷的利益相矛盾。小说最引人注意的地方在于,格雷本来是为正道所不容的巫妖,却因他对骑士精神和宗教教义的无比虔敬,反而得到天使的保护,进而得到圣灵的认可。小说使用佯谬的手法,用巫妖毫无世俗经验的双眼,发现人间正义的不正义本质,揭露世俗世界信仰体系的虚伪,这既具有表达上的喜剧效果,更从伦理体系的角度,与既有的伦理和价值体系构成冲突。巫妖严格按照教义行事,却成了异端,这是极具讽刺性的现象。借助这个伪装成骑士的巫妖,小说追问目的正义与程序正义之间的关系,并试图通过巫妖的努力重建一个公平、正义世界。虽然巫妖的很多做法不无争议,但他重建乌托邦的努力颇值得肯定,这或许是2019年网络小说最值得讨论的话题之一。

2019年网络小说整体上显得有些疲弱,这与资本市场的紧缩密切相关,现在网络小说正逐渐成为资本的游戏。同时这也与网络小说自身的困境相关,即,网络小说在经历二十余年的发展之后,尤其是在经历前些年的高歌猛进之后,正从量的积累转向质、量兼重。实际上,2019年有关“融梗”问题的讨论,对网络文学也不无警策性。融梗是指作品融合其他作品的情节、语言包袱等创意,虽然不构成抄袭,但从本质上来说属于创意抄袭,并不值得提倡。网络文学早期因版权意识不强,融梗现象较为普遍,即便现在也并不鲜见,因而,加强原创性和创新性是网络文学应努力的方向。不过,二次元向小说的融梗略有不同,对于二次元向作品而言,某些独特的梗更像是一种文化密码,是识别同类人的准入机制,既是小说的爽点,也是文化区隔符号,这与抄袭创意有所不同,更像是圈内人共享的文化象征符号,是同人可以分享的数据库。

2019年的网络小说缺少具有行业引领性的变革或引发广泛讨论的现象,但这种沉淀是必要的,各文类也确实有不少深耕之作出现,这是网络文学继续前行的底蕴所在。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幸运28 江苏快3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官网 江苏快3 江苏快3 安徽快3走势